我欠上帝兩條命 第卅一屆醫療奉獻獎得主陳玉祥醫師

【台東電子報】記者 回添史/台東報導

不遺餘力投身於「偏鄉行醫救人、培育在地人才」的台東基督教醫院耳鼻喉科主任、前院長陳玉祥醫師,獲頒第卅一屆醫療奉獻獎,這是東基的第九座醫療奉獻獎。自稱是代替醫院更多資深醫師同袍前來領獎的七十一歲陳玉祥感謝社會的肯定及家人的支持,並深盼耳鼻喉科等外科系統的腫瘤醫師能夠到位,讓頭頸癌、口腔癌等癌症的在地治療可一氣呵成。

與妻子曾芬郁醫師合照

 「長大後要當醫師救人,而且不要向窮人收錢。」小時候妹妹和弟弟生病,卻因醫療不足及家中貧困而不治,父親對年僅十歲的長子陳玉祥深切期許著。陳玉祥不負父望,自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並出國深造取得日本愛媛大學醫學博士,懸壺濟世至今超過四十年。

 在如今全民健保的年代,陳玉祥進一步轉化父親的教誨。心繫偏鄉醫療資源的不均,他「乾脆自己直接下鄉行醫救人」,於十二年前從台北來到後山台東,成為東基第一位也是唯一的耳鼻喉科醫師;有感於醫療人才短缺之苦,他「乾脆自己培育」,甚至把關心的觸角從醫療界延伸到部落孩童,自掏腰包成立「希望教室」。
偏鄉行醫救人
 專攻顏面神經再生的陳玉祥醫師,提前自台大醫院退休,於2009年轉往東基展開耳鼻喉科的門診、手術、住院、聽力檢查室等服務,這些年來服務病人超過十萬人次。除了忙於臨床醫療,2013年三月起他更接下東基副院長一職、2016年升任院長,2021年屆齡卸下院長職務,轉聘為顧問。在陳玉祥院長率領下,東基於2019年獲評為「急診具備中度級能力」,因而得以順利申請「醫中計畫」,得到中央支援四位醫師的補助。

到病房獻詩

 從擔任副院長開始,陳玉祥和時任院長、執行長的呂信雄一起肩負尋覓良醫的責任。東基的醫師人力,從2013年四月的十七個科別、三十六位醫師,到2020年十二月擴增為廿五個科別、五十八位醫師,醫師人數成長了60%。其中,內分泌新陳代謝科醫師曾芬郁教授即為陳玉祥的妻子,於2020年八月到東基服務。

 除了找醫師,陳玉祥也積極培育其他醫事人才。最特殊的是時任院長的他帶領東基首度於2019年通過「教學醫院」(藥事、醫事檢驗、護理、營養、聽力)評鑑,也是目前花、東唯一的地區教學醫院(非醫師),共有十位醫事人員取得醫策會臨床教師資格,七位取得實習指導教師資格。促使東基自隔年起可以收訓這五職類的實習學生,訓練新進醫事人員等,對人才羅致大有助益。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東基培育的實習學生共有三十三人,與教學醫院評鑑前的九人(2019年)相比,增加許多。

 因東基沒有住院醫師,為了讓主治醫師有更好、更強的助手來協助照顧病人,陳玉祥院長動員全院醫師,按個人專長每週為院內十多名專科護理師上課一小時,課後還得考試。教材不足時,就向外找教學錄影帶;又與台大醫院簽訂「醫療合作」,聘請台大教授來開設門診同時給專師們臨床教學,醫院也送專師到台大加護病房接受訓練。

 在陳院長堅忍不拔、百折不撓的精神下,這魔鬼訓練教育持續了兩年,過程雖辛苦,但專師們每星期三下午時間一到,便會放下手邊的工作,全神貫注聆聽每位主治醫師傳授的武林祕笈,專師間形成一股良性競爭的氛圍。大家一同向上成長,也相當珍惜在東基還能享有如同在台大醫院般的教學師資及品質,對自己也更有自信,醫師照顧起病人也更得心應手,東基的病人照護品質也因而大幅提升。

 陳玉祥院長不但激勵同事去進修碩士學位,更親自帶領主管讀書會,頻率從一月一次到後來的兩週一次,內容是如何增強領導力與溝通談判能力。「近三年的時間裡,陳院長每場必到,帶著我們討論,孜孜不倦。」一位主管佩服的這麼說。
「希望教室」,給孩子希望
 陳玉祥醫師到東基之初,因參與前往部落的口腔癌篩檢服務,發現當地孩童在學習上的困境。多方了解後,找到當地半志工半奉獻、理念相同的伙伴擔任老師,自費租教室、買桌椅和教材、付老師微薄津貼,自2012年三月起在延平鄉桃源村成立「希望教室」,利用週一~五、晚餐後的七~九點,免費協助國小、中學生加強英、數、國等科目,增加他們的學習競爭力。默默而行的他,這項事蹟直到近一、兩年多才為外人所披露。

病患感謝信

 「在部落裡,沒有補習班或課輔班,放學後只能在家裡一個人寫功課。但有了希望教室後,不僅有人會教你作業,也可以預習課業,最重要的是讓我們知道更多工作的選項。」經過希望教室培育,今年甫自大學社工系畢業的邱同學說。

 九年多來,陳玉祥醫師給出的金額已破兩百萬元。他還透露,當年有一位常跑部落巡迴醫療的東基醫師拿出私房錢贊助。「感謝上帝支應,手邊的錢一直都夠用,這筆私房錢尚未動用,我存著以備不時之需。」

 在東基服務期間,陳玉祥醫師有一次因為心肌梗塞倒了下去了,心導管手術後陸續裝了七根支架,自嘲是「Lucky Seven」。大家都以為,他歷劫歸來應該放慢腳步,輕鬆過日。沒想到他卻說:「我欠上帝兩條命,第一條是信耶穌後的重生;第二條是這次心肌梗塞被上帝救回來。祂讓我活過來,表示我責任未了,我要更拼命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