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護理之家安排住民社區參與 交朋友、學才藝重拾社交生活好快樂

台東電子報/編輯整理

「機構裡的住民也能擁有自己的社交生活!」東基醫療財團法人附設的迦南護理之家去年九月起,嘗試安排住民社區參與,連結社區資源,讓生活尚可自理的住民在護理之家為安全後盾下,前進社區照顧關懷據點交朋友、學才藝。據點「同學」的溫馨關懷與多元課程,使迦南長輩愛上據點,期待每次的外出,活動力增強,心情更快樂,連家屬都深刻感覺到「我的家人狀況變更好了。」

疫情促使迦南找尋延緩失能的其他方法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期間,限制了長照機構的探視時間,住民與家屬接觸時間大幅減少,迦南護理之家發現外來刺激減少,加速長輩整體退化速度,不斷找尋延緩失能的其他方法。疫情緩和後,主動連結社區資源,讓長輩自主決定是否要前進社區參加據點上課,接觸據點的社區長輩、老師、工作人員等多元角色刺激,同時藉由社區參與增強腦部活化、促進身體功能。目前有十一位迦南長輩到社區的據點,年紀最長的為九十三歲趙爺爺。依個人情況,每週參與課程一至三次不等,每次半天時間。

七十五歲客家陳阿嬤上午八時三十分不到,就在迦南護理之家一樓大廳等候,復康巴士才在大門停穩,便迫不急待地坐上車,與另三位同學往大南社區照顧關懷據點前進。陳阿嬤說,每次都好像外出郊遊一樣,還可以運動、交朋友、學東西,偶爾跟據點裡的客家同學聊天話家常,找回那份熟悉的感覺,上課好快樂。九十三歲趙爺爺會發揮廚藝,帶著自己做的水煎包、包子給同學們品嘗,也在據點裡認識同鄉的沈奶奶。趙爺爺說,與親人相隔兩地,可以遇到老鄉,就像見到自己的親人般,格外親切。

住民從抗拒到期待,社區參與後的改變家屬最有感

迦南護理之家護理長林宗瑩表示,向長輩們提出到社區上課的建議時,已將迦南視為自己住家的長輩因為習慣機構的生活環境,一開始抗拒改變原有的生活,甚至覺得「出門」好累,隨著認識了社區照顧關懷據點裡的「同學」,跟著一起運動、上音樂課、做各種手工藝品,大家有了感情,上課逐漸變成一件期待的事,有事缺席還會掛念同學。

長輩們前進社區玩得歡喜,感受最深的莫過於家屬。「我的媽媽變聰明了。」八十八歲賴阿嬤的三女兒說,媽媽氣色明顯變好,退化性情緒、重複的話語都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分享上課的點滴,還曾表達「最喜歡勞作,比較不愛畫畫。」聊天話題變多,回答問題也較以往快速、清晰。八十六歲鄭阿嬤的女兒表示,媽媽現在常把笑容掛在臉上,手作課程的精美成品讓她更具自信了,每週兩次的課程很剛好,機構照顧與社區參與都能兼顧,媽媽的生活更精彩。

「不同的長輩聚在一起,心裡早已產生生命的火花。」大南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督導林秀蓁觀察,八個月來,不只迦南長輩的參與度、臉部笑容越來越多、越燦爛,據點的長輩也了解有一群同學要搭車才能來,不是走幾步路就能來,而更珍惜這個由一粒麥子基金會及新園里長、里民共同促成的社區據點資源,好好上課,同學間相互扶持、陪伴。

「生活即復健」 護理之家住民也能擁有自己的社交生活

林宗瑩護理長指出,護理之家是個別化的團體生活照顧,基於住民安全,環境設計上主要為無障礙的安全環境;位在社區裡的社區照顧關懷據點,並非全面無障礙空間,部分據點進出教室、上化妝室需要邁開步伐走樓梯。自理功能尚良好的長輩想和其他同學一起活動,自我訓練走階梯,反而找回了身體原有的能力,參與據點活動後,認知、行動力、情緒上都有明顯進步,無形之中,落實了「生活即復健」的理念。漸漸地,每次長輩帶回在據點完成的手工作品,和無法到據點上課的長輩分享,也誘發機構內其他長輩想透過各種活動、遊戲一起動起來的動力。

林宗瑩進一步說明,民眾普遍認為長輩入住照護機構就須過團體生活,實際上是可以「自己作主」,到據點參與社區活動、學習,若長輩想參加各式終身學習課程,迦南照護團隊也能協助連結,擁有自己的社交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