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民代的美麗與哀愁-從民代助理費談起

讀者投書/林參天(台東縣議員)

109年元宵熱鬧過後,全球疫情幾乎失控,導致各國開始鎖國、封城嚴拒疫情的傳佈,這是前所未有舉措,致百工百業受影響;議事堂仍在口罩維護下正常議事。

年底台東傳出議員被查辦助理費疑案,搞得人心惶惶。事實上身為縣議員同樣在激烈選戰中上台,我常笑言四年任期的議員主要開會時間兩次定期會一個月、再加六次各五天的臨時會。算算每次開會成本一天約3萬元,我常說如果把握每一次開會表達民意反映民瘼就算賺回所花的選舉支出。如果加上平常選民服務,議員請十個服務助理都嫌少。

政府編列每位議員助理津貼八萬元,根本不夠支應。八萬元可報兩位至四位支領,其實助理每人如領2萬元,以勞基法的規定連基本工資都不到,基本工資年年調整,助理預算無法跟著調整寧非怪事?

試想民代費九牛二虎之力當選問政,豈為吞沒助理費而來?即便助理費由專人領下再分配給多位助理,亦非民代納入私囊?輕談某人詐領未免太過沈重。

各縣市議會時有助理費案被查辦,司法偵辦不與置評,我們怕的是小題大作,壞了民代的名聲及壯志,這豈是社會各界所願見乎?